云存储公司 Box 的故事:过去和未来

编辑:伟德国际bv1946 发布于2014-09-16 20:50

近日传闻称 Box 去年收入超过 2 亿美元,有上市意向,这家云存储公司在推出 50GB 免费套餐后曾出现在我们视线中,但实际上它是个企业级云存储服务提供商。记者瑞秋·金(Rachel King)整理了他对 Box 管理团队的采访,回顾了公司历史,并展望了未来发展方向——

“来一杯水就好了,”亚伦·莱维说。

采访在 Box 公司总部的三楼会议室进行,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亚伦·莱维,这位年轻的联合创始人、CEO 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灰褐色的头发,他漫步走入了会议室中。Box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拉图斯市,在帕洛阿尔托的南方,与硅谷非常近。

莱维一般在上午 11 点至 11 点半之间到达办公室,这有时会引人侧目,但话又说回来,莱维每天大多时间都脚不沾地忙着与投资方、与员工们开会,通常直到凌晨 3 点才能入睡。这样看来,他只要一杯水就更令人惊讶了,这种情况下,咖啡似乎是更明智的选择。

自成立以来,Box 一直迅速发展着,从一开始的简单云存储服务,发展到了如今兼容并包的企业级存储平台,提供协同工作、内容管理和编辑等服务,并与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们达成了合作关系,包括 Google、Salesforce 和 NetSuite 等。

2013 年底,Box 完成了 F 轮融资,再次获得 1 亿美元,目前公司估值达到 20 亿美元,是今年最受期待的科技 IPO 公司之一。

Box 发展方向很广:公众形象、知名度、资金储备和服务方向扩展(通过收购和自身团队开发)全面提升。公司员工已有将近 1000 人,主要分布在加州北部,不过国际员工数量也在增长。

然而就像其他创业公司一样,它并非一帆风顺,在大约十年前,Box 只是个由莱维和他四个童年挚友组成的微型创业公司。

成长时的企业家们

每个成功创业公司背后都有这样那样的故事,比如 Facebook、Twitter 和 Snapchat,它们的团队充满着硝烟味,对于资金和权力的争夺永不停歇,相比之下,Box 的历史显得清爽而简单。

“我都快忘记创业之前的生活了,所以咱们不谈那些,”一坐下,莱维就这么告诉我,“我能想起的就是自己和 Box,这大概是因为,从创立 Box 那一刻起,我才真正地开始生活吧。”

“我们一起度过了童年。” 

云存储平台 Box 公司诞生于 2005 年,但莱维和另一位 Box 联合创始人、首席财政官迪伦·史密斯(Dylan Smith)的友谊远远早于这个时间。史密斯和莱维结识于华盛顿默瑟岛的岛民中学,后来一起去了岛民高中。

“莱维激发了我对创业的兴趣,”史密斯回忆说,“他更感兴趣的是技术(而非商业)。”

Box 创始团队另外两名成员也是童年时的好友。

Box 技术运营副总裁杰夫·奎塞尔(Jeff Queisser)在小学四年级时与莱维相识,他们是邻居。“到了高中,我们两就开始做一些比较疯狂的事情了,”奎塞尔回忆到,“莱维是个魔术师,我是标准的书呆子,负责编程。”

另一名技术运营副总裁山姆·歌德(Sam Ghods)在高中 10 年级时加入了 Box 创业团队,当时他家从伊利诺伊迁往默瑟岛,他与奎塞尔同年级,他们两在校车上结实,后来就与史密斯和莱维频繁来往,并共同实行各种项目和计划。

高中时,莱维父母的大浴池就是 Box 的团队会议室。

“莱维经常在中午 12 点半打电话过来,和我们说,‘这个主意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很有看头,恩,我这里有毛巾,带内裤来就好了’”奎塞尔回忆道,“12 点 40 分左右,我们就一起泡在浴池里讨论这个主意了。”

莱维在高中时就制作了不少网站,不过莱维从不吹嘘自己的技术,他一般这么评价自己网站:“它们不算很好啊。”比如搜素引擎 Zizap,莱维开玩笑般地介绍说,“如果你没用过 Google,那 Zizap 就是世界上最快的搜索引擎。”另外一个例子是在线房产交易平台 Fastest.com,莱维自嘲地评价道,“高中生做这么网站,真是挺有意义啊。”

Box 的起源

这些端倪终于在高中结束后正式展露,2003 年时莱维进入南加州大学读商科。创立 Box 的想法就诞生于大学中,“创立 Box 的想法并不是像被闪电击中后醍醐灌顶的感觉、突然就对在线存储痴迷,这想法经过了不少因素推动。”

“我觉得应该有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第一个因素是课程作业,莱维和他的同学们需要在多台电脑上做作业,协作完成项目,以及图书馆、教室和寝室等多个地方读取同一份文件。“在不同群体和系统之间分享文件的流程太令人痛苦了,我觉得应该有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与史密斯讨论这一情况,亦是推动创业想法的重要因素。

“我们在讨论这个情况的时候,就产生了创立 Box 的想法,”莱维描述到,“这是我们创业故事中很早的剧情了。后来史密斯决定加入创业团队,作为商业策划和产品负责人,他管理公司资金,Box 创立早期时他还安排了一些营销互动。这就是 Box 的开始。”

“也可能是因为我的坏主意让他损失了一点钱,我感到愧疚才让他加入,”莱维开玩笑地说。

史密斯进入了北卡罗莱纳州的杜克大学之后,意识到商业方面、特别是创业,会是他的最终追求和归宿,“我跟莱维总是源源不断否定着对方的创意,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有新点子,”史密斯说,“我们俩总是这么说,‘恩,这个想法非常意思,不过我对这个行业毫无兴趣/这样的公司难道不会倒闭吗?’,或者其他理由。”

虽然两人大学位处不同城市,但莱维和史密斯通过电子邮件和即时通信程序保持着密切联系,而且在假期时,他们常常在西雅图见面。“高中那些年里,我和莱维的谈话时间比和家人谈话还要多,所以我们上了大学之后,还是能够维持非常亲密的关系。”

对于 Box 这个创意,他们两首次达成了一致,不约而同的感到兴奋,然后说做就做,利用勤工俭学省下的钱开始创业。

打造 Box:一开始的几年

2004 年底团队开始开发 Box 程序和官网,2005 年程序和官网正式上线。2005 年夏天莱维和史密斯回到华盛顿,把史密斯家阁楼当作办公室,开始打造服务平台,不过当时史密斯对于辍学创业有些抗拒,秋季开学后他回到了杜克大学。

在 Box 第一个版本中,莱维负责前端设计和实现、前端与后台的联系机制,以及服务器架设。莱维特意提到,这一版本上线时间比亚马逊网络系统(Amazon Web Services)出现要早,“所以我们不得不派人在德克萨斯州管理服务器。”负责管理服务器的是莱维高中好友歌德和奎塞尔,“虽然他们有点抗拒”,Box 第一版上线的一年内,他们两就加入了创业团队。

在莱维和史密斯辍学后的第二年,奎塞尔进入了西华盛顿大学,歌德进入了南加州大学,与莱维一样,不过他专业是工科。读了一年半之后,奎塞尔在莱维的劝说下,辍学加入 Box 团队。

“我们没有给自己发工资,过着公社式的开发生活,就一张床睡觉,交通工具莱维他妈妈的面包车,每周大部分时间吃的是披萨饼,这些就是生活中的大部分内容,”奎塞尔 回忆道。

歌德对商业的事情很感兴趣,在南加州大学的前两年他接触了不少创业公司,直到 2005 年 2 月,莱维邀请歌德加入 Box,到夏天时他终于答应了邀请,辍学共同创业。

然而此时 Box 还没有对自身进行商业定位:是为特定消费群体服务,为企业服务,还是冒着风险,打造一款为所有人设计的产品呢?

“当时我们根本看不清市场的走向,”歌德提到了一些他当时思考的问题:“如果是大众消费者所用的文件分享平台,这个市场会有很大吗?我们的目标用户会是什么群体?”歌德承认,“我们对于公司发展并没有规划,团队成员都缺乏工作经验,没有意识到其实存在着巨大机会。直到用户反馈说,‘我们觉得贵司收费有点低,产品实在是太棒了,超乎想像!’我们才发现,这个待挖掘的市场原来是如此庞大。”

Box 团队接触了企业家马克·库班(Mark Cuban),库班是 Box 的首位正式投资者,在 Box 公司总部一楼,有一间以他名字命名的会议室。2005 年 10 月史密斯“一不小心地”从库班手中争取了 35 万美元投资,当时团队并没有融资打算——至少,没打算获得那么多钱。有了这笔钱,Box 终于能够开始招聘更多工程师,和进行市场推广了。但到了 12 月,负责这方面规划的史密斯依然没有能够给公司发展方向定位。

直到放寒假,史密斯准备返回西雅图,登机前与莱维的通话让他们做出了决定。“当时我和莱维正在讨论,我们感叹这学期逃了大半课程用来开发 Box,创业的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团队正在面临着千载难逢的机会,‘何不干脆放弃学业,全职创业呢?’”然后史密斯补充说,“那次交谈轻松而愉快,因为我们都觉得发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于是史密斯把行李打包寄回家,与父母、学院院长谈话表明了自己意向。“幸运的是,他们都支持我的决定。”

“跳下悬崖”

2013 年 11 月,一个狂风大作的下午,我碰巧遇见了史密斯和莱维,见证了他们的友谊。

事实表明,我们脑中的偏见——最成功的创业公司里,联合创始人们在办公室之外几乎无话可说(甚至办公室内也不)——并不适用于 Box,史密斯和莱维的友谊更胜以往。莱维把退学比喻成“跳下悬崖”,史密斯补充说道,“跳崖是理性的,这让我们看到了悬崖下面的格局。”

其实在他们退学时,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 Box 一定会成功。

“我们在西雅图联系过多家风投商,被其中大部分拒绝了。”莱维回忆到,莱维认为这是形势所致,“你想想啊,当时网络泡沫刚过去,但西雅图的互联网行业境况比硅谷还要差一些,”莱维解释道,“硅谷有 Facebook、Youtube 这些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但西雅图没有。这里人们都不看好互联网,不觉得这个行业可以复兴,或者说真正崛起。”

两人的年纪没有起到正面作用,正如史密斯所分析,“我觉得当时西雅图风投行业遵循的,是比较老派的公司选择标准。而一对 19、20 岁的创业者,显然不符合这个标准。”

在苹果和微软刚创立的时,大多数创业都与创始人父母车库有着缘分。史密斯和莱维正是其中之一,2005 年时他们在加州伯克利市 Ashby 捷运地铁站附近弄了个车库,并把车库改造成小别墅。奎塞尔和歌德不久后也搬进了这个小别墅。

别墅位于中心生活区,有一间卧室用于休息,四个大桌子靠着墙壁,组成了四张床。有个工作间,四个人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戴着耳机工作,虽然相隔不到两英尺,但他们几乎都是通过即时通信程序交流,极少发出声音。还有个被奎塞尔描述为“总是觉得太小”的厨房。

他们四个人在那儿居住和工作了大约 10 个月,才搬家到帕洛阿尔托。

“就像是在训练营一样,度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日子,我有充足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白天写代码,晚上一起讨论公司发展策略和未来,真是太棒了。”奎塞尔回忆道,“莱维负责商业事务和整体规划,史密斯负责金融、保险、人力资源和法律方面的事情,与数字打交道,山姆和我负责技术方面的事情,一切都是早就注定了的。”

随后 Box 团队从伯克利迁移至帕洛阿尔托,到了另外一个别墅中,这个房子比原先的要大得多,二楼有一间卧室,一个阁楼,还有两个车库。

“第一眼看到车库,我们的想法是,‘哎呀,我们可以住在车库里,房子才是工作区’”歌德说。

不过最终结果是,奎塞尔和莱维共享一间车库,歌德一个人住一间,史密斯住在真正的卧室里。卧室曾经是 Box 团队的会客室,里面有宜家的家具,有时会用于接待戴尔、惠普等大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

“这些会议可能会在上午 9 点开始,也就是说,他们开始开会时我们正好起床,然后我们就很尴尬了,‘我靠,我们要用洗手间的啊。’”奎塞尔说。

免费与收费,大众级与企业级

迁移至帕洛阿尔托后,Box 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说服潜在用户使用在线存储,而非口袋中的 U 盘。“我们必须让人们意识到,安全的在线存储系统有多种好处,”莱维说,“人们再也不需要 U 盘了,随便什么电脑上都能找到想要的文件。”

上线后短短几个月内,Box 就获得了数百万用户,其中有数千名付费用户。但到了 2006 年 3 月,Box 发展速度有所下降,管理层认为仅提供收费服务不足以产生竞争力,所以 Box 推出了容量 1G 的免费套餐。

“我们从最根本的文件存储和利用方式开始思考,颠覆人们对于信息存储的传统看法,这正是 Box 一直以来的行为模式。”

“在那时免费套餐可是不多见的,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营销经验,”史密斯回忆道,“不过这个模式非常成功,很快为我们打响了知名度、吸引了许多用户。”

“免费网盘当时能算是行业的一大创新了,”莱维补充道,“同行们的文件分享服务都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邮件发送服务器产生的一个一次性链接,收件人点击后可以下载文件,我们的想法则是,‘何不为文件生成公开的永久网址,让所有人都能随时随地获取呢?’这个做法直白而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从最根本的文件存储和利用方式开始思考,颠覆人们对于信息存储的传统看法,这正是 Box 一直以来的行为模式。”

这时 Box 已经从西雅图部分天使投资商处获取了小规模资金,但史密斯认为库班才是“Box 第一位真正的投资人”。2006 年 10 月 Box 完成了 A 轮融资,获得 150 万美元,该轮由德丰杰(Draper Fisher Jurvetson, DFJ)领投,它是主要投资商中第一家来自硅谷的。

渐渐的,企业客户成了客户发展战略中的重要部分。因为莱维已经预见到,作为一家创业公司,Box 提供的网络存储服务成本不可能比 Google 和苹果等科技行业巨头要低。“在行业的另一端,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微软、IBM 和甲骨文,”莱维指出,“不过我们认为这些公司节奏太慢了,它们的内在属性也注定,它们无法开发出令人惊叹的软件,而且就算它们想开发,所需成本也会很高。”

最初 Box 的企业用户有卡骆驰、宝洁和索尼,但 Box 团队对于自身从消费者级的公司转换成为企业服务的公司,有那么一些不情愿。“越发难以让投资者买单了,我们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技能和人才,而且在云存储行业内,我们是试图进入企业市场的先驱,”史密斯说,“真的很难说服投资者们,不仅他们无法看到未来,就连我们自己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马莫恩·哈米德(Mamoon Hamid)是风投行业新人,他 2006 年首次听说 Box 这家“为消费者提供云端文件共享服务”的公司,当年他就积极地为其争取投资。实际上对于一家成立不久的公司,想要通过投资进入企业市场,创始团队和投资者都需要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足够专业。

哈米德记得很清楚,他与莱维第一次会面是在 2007 年,沙丘路(注: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大街)上的 U.S. Venture Partners 公司会议室中。“我对会议记忆犹新,因为在最初几分钟内,他就说服了我,让我想要对 Box 投资,”哈米德回忆道,“我想着,‘这家伙确实是个赢家,他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的话很有条理,描绘了一个清晰而美妙的未来。”

在会议纪要/备忘录上,哈米德这么写到:“我真的很欣赏亚伦·莱维,他有了不起的行业观察力和对产品发展方向的敏锐嗅觉。”

但就像莱维和史密斯,哈米德这个业内新手也需要向老板证明 Box 值得投资。一方面,哈米德发现企业级云存储软件并不属于风投行业观察和兴趣所在,另一方面,Box 在 2007 年已经开始盈利了,这在 Web 2.0 时代的巅峰时期,“不是个好事儿”。

“毫不夸张地说,至少有 50 家云存储公司想要进入企业市场,我需要证明 Box 并不仅仅是五十个之一。”

而最重要的是,Box 不是唯一想要这么做的公司。

“毫不夸张地说,至少有 50 家云存储公司想要进入企业市场,”哈米德断言。作为 U.S. Venture Partners 风投公司中的小辈,哈米德有责任证明 Box 并不仅仅是“五十个之一”。于是哈米德开始审阅所有这些公司,一个个的测试和对比他们产品功能。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后,哈米德对于 Box 的信心不减反增。

“我发现大多数同类公司都不仅”哈米德说,“我打电话和这些公司聊过,他们也不简单,有些公司会谈起有做图片和视频文件分享服务的意向。但是莱维的想法更广阔,他准备让用户把所有文件都用网盘存储,PDF 文件、Excel 表格什么的,所有用 U 盘存的东西。”

哈米德承认,“因为 2008 年金融危机”,大约有持续一年半的时间内,Box 筹集资金遇到了困难,“我可能是沙丘路上唯一支持对 Box 投资的人了。”当时莱维甚至慎重考虑许久,是否要把 Box 出售给其他私有公司。

最后关于利润的文案和数据拯救了 Box,“对我来说,那是一堆数字,一堆可以用来说服风险投资商的数字。”哈米德解释,“Box 的客户流失率比较低,盈利正在增长,客户对 Box 的成长趋势看好,而且企业级云存储服务的市场也很大。”

投资让 Box 从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随着时间过去,Box 依然保持着业内领先地位。

2007 年时,个人消费者还是 Box 的目标群体,到 2008 年,个人用户就开始把 Box 的文件存储和分享服务用于商务用途了,2009 年开始有公司团体开始用 Box 产品。到了 2010 年,哈米德称,“(许多公司把)整个部门(的文件)都迁移到 Box 里了。”,2011 年内,这样的公司数量持续增长,2012 年许多企业的 CIO 们终于意识到——或者说承认——公司内数以百计的员工都在用 Box,于是企业不得不用规定 Box 作为标配云存储服务。

“我想,2013 年奠定了 Box 作为企业级云存储服务的首选地位,Box 有潜力触及世界上每个公司的员工。”哈米德说,“Box 正在和全球范围的大公司们签约‘7 位数的大合同’。”

即使相隔数年,莱维和史密斯回头看 B 轮融资时,还是为当时遇到的困难而感到庆幸。“我们曾经成功地完成了好几轮融资……每一次,我们都非常幸运地做出了正确而极具前瞻性选择,公司随后的市场表现也很不错。”

2008 年一月时,Box 在 B 轮融资中获得了 600 万美元。莱维指出,2008 年金融危机是 Box 的一个显著转折点,当时许多企业都在参考挺过了危机的业内老牌公司的做法,反思自己需要什么来维持成长。

“Box 当时真的是非常幸运,”莱维承认,在当时的全国经济形势下,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还好,我们发现原来所有企业都对于文件存储和分享服务有着一定需求。在经济衰退的那段时间里,这些企业不再用原先成本高、速度慢、设计水平低下的网络存储软件,而是开始寻找效率更高、性价比更高的轻量级云存储解决方案。”

来自 iPhone 和 iPad 的助力

出乎管理层意料,Box 崛起的另一大主要催化剂是苹果公司 2007 年发布的 iPhone,和 2010 年发布的 iPad。

“直到 iPhone 发布,我们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一款设备适合安装 Box。”

“这两个强有力的新设备,完全打破了我们对智能设备的传统认识,因此我们认定,未来移动端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莱维说,“直到 iPhone 发布,我们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一款设备适合安装 Box。iPhone 成功的让消费者们意识到,‘好吧,现在我想做什么都可以用它来做,不再需要电脑了。’”

至于 iPad,莱维感叹,这是他首次看到平板电脑不仅能用来娱乐,还能作为生产力工具。

“消费类设备电子产品促进了 IT 行业的娱乐化,尽管如此,还是有必要为这些设备打造企业级的应用程序,”莱维解释道,“我们发现,最好的交界处就是 iPad,全新的设计让各行业用户都能用它完成以往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医生可以随时调出医学图片,建筑工人可以展示施工现场规划……但是,他们都需要一款软件来做到这些,而消费者级的应用软件功能不够强大,无法满足这些场景。”

史密斯表示,如果没有 iPad 应用,整个企业云存储市场都是“欠发达”的。

“实际上 iPad,或者说移动端,为企业创造了一系列挑战和机会,”史密斯说,“原先我们说的是,‘这事儿 Sharepoint / 我的私人服务器就能做到啊’,但实际上它们没法完美地完成任务。”

史密斯认为,Box 与这些设备组合,解决了所有行业首席信息官(CIO)们的痛点——企业们渐渐愿意把文件存储从本地转移至云端,这个转变过程缓慢而坚定。史密斯保守分析认为,企业云存储市场仍然处于早期阶段,“总会有一些公司慢一步”,这些文件存储没有转移至云端的公司,主要分布在监管较严格的行业,比如医疗和金融。

竞争对手与合作伙伴

Box 抓住了机会,与这些管制严格的行业内公司达成合作,这是其他竞争对手们没有做到的一点。Box 是业内第一个与医疗保健行业接触的公司,在 2012 年底 Box 成功与 HIPA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兼容。

“五年前我们根本不会想到,Box 会应用于这些情景,”史密斯承认,“不过我们很认真的朝这方面努力了,事实证明我们抓住了机会,做了该做的事情,最终获得成功。”

为了让产品整合数十家第三方医疗软件应用、符合政府制定的行业认证标准,Box 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和一些知名度高的医疗机构达成了合作例如帕洛阿尔托的斯坦福大学医院采用了 Box 服务,公司账户数量已超过 2 万名。随后 Box 向律师事务所和代理人开展了类似服务,不过 Box 高管们对于公司下一个目标行业守口如瓶。

“我们在许多行业都获得了成功,但其中大部分行业的监管并不严格,所以谈起它们来,并不需要像谈医疗保健一样,”史密斯表示,Box 的合作伙伴范围很广,高科技行业、零售业、媒体和娱乐行业都有。

这方面的成功并没有让管理层有所松懈,成功的发展过程途中,Box 还是遇到了不少难缠的竞争对手。

“我们还是有点偏执,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我们从来不会假设自己已经获得了胜利,”哈米德表示,微软 Sharepoint 是个重量级竞争对手。莱维一直在公开场合批评 Sharepoint,他补充道,“即使在某些领域我们是竞争对手,我们还是非常积极地联系微软,想要在多方面与他们合作。”

史密斯对于微软的看法也是如此,特别是对于 Office 365:“目前在我们开展过业务的范围内,微软确实是个重量级的竞争对手,但同时他们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过去双方的合作很愉快,也有共同意向加深合作关系。”

“Box 想要实现微软 Sharepoint 的所有功能,”福雷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副总裁、首席分析师弗兰克·吉列特(Frank Gillett)称,Box 的做法是,在其他解决方案的基础上,把产品做得更简单易用。吉列特认为,Box 和 Google Docs 在功能上有重叠之处,但是这两者并不具备可比性,因为“Box 行业整合程度更深,而且更注重协作。”

提及 Box 的发展势头能够持续多久时,吉列特提出了几个可能的发展路线,其中之一,是在上市后被更大型的企业软件供应商收购,比如 Salesforce,他还提到,Box 目前的发展策略是注重企业市场,这是它与 Dropbox 等其他云存储服务商最大的不同,但这一点区别可能还不足以支持它的市场定位。

“我认为 Box 最终还是需要在个人消费者市场发展,不过显然,现在他们重心不在这儿,”吉列特认为,企业市场与个人消费者市场之间的界限终会消失,并举了一个著名的例子,Evernote,作为一款云笔记应用,Evernote 似乎完美地同时搞定了这两个市场。

但还有 Google 这座大山横矗在面前,Google 可以说是所有科技行业公司的敌人,它庞大的资金储备和智力财富让所有人都感到畏惧。

2007 年时《华尔街日报》上有一小块儿地方写着分析者对 Google 的推测:Google Drive 云存储产品或将推出。“这使得我们停下来反思 Box 的发展方向,因为 Google 随时可能摘桃子 eat your lunch。”注意到这则猜测的哈密德无奈地说,史密斯也记得,团队发现 Google 正在研发云存储服务是在进行 A 轮融资时,当时 Google Drive 的项目代号是“Platypus”。

时间证明 Box 又一次做出了正确选择,因为直到 2012 年,Google Drive 才开始逐步代替 Google Docs,哈米德表示,Box 与 Google Apps 有着良好兼容性,“两家产品更像是合作关系,而非竞争对手。”

除了微软和 Google 之外,行业内另一颗闪耀的公司就是 Dropbox 了。哈米德表示,尽管有一些差异,Dropbox“就像是我们的遗产一样”。Dropbox 从创立起,发展重心就在于大众消费者,如今它也开始进入企业市场了。在消费者应用上,两者有着相似的技术,不过 Box 在企业市场方面走得更远一些。

Dropbox 和 Box 都受益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以及它们带来的科技变革,不过哈米德认为,两者受益方面和程度有所不同:“Box 主打功能是云端存储,让用户能从任何设备中获取所有所需文件。而 Dropbox 主打的是同步机制。”至于哈米德当时审阅的另外 49 家公司,他已经没有继续追踪了,甚至无法确定它们是否还存活。

保持警惕

近几个月 Box 业务遍地开花,公司估值数十亿,成功进行了数轮融资,但莱维依然保持着警惕。当问及对 Google 和 Salesforce 等巨头、Evernote 和 Dropbox 等具有巨大威胁的私人公司的看法时,莱维回答道,“我想象过每一个你所说的这些公司,会在哪些方面和 Box 竞争,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在哪儿,以及 Box 需要做出的反应。”

同时莱维认为,这个世界上竞争的结果是妥协,各种工具和功能都能够共存和互惠。“我们这类创业公司开辟了一片生态系统,但激烈的竞争只发生在某些特定方面,在另外一些方面还是有所区分的,”莱维解释道,“Box 一直在打造兼具安全性和易用性的独特工具,为客户的信息处理提供方便。”

软件行业公司若要扩张,通常会召开会议,或是产品大会,或是开发者大会,或是两者皆有。

这是行业大趋势所归,目前整个旧金山湾区的会议安排非常紧凑,从 8 月下旬到感恩节,都充满着长短不一的各种会议,例如科技博客对特定软件或 Evernote、Oracle 等服务商的采访。

2010 年时 Box 首次举行这种大会,会议名称是 BoxWorks,一年一次。BoxWorks 会议参与人数的增长就像是 Box 公司的扩张一般,2011 年时仅有 300 余人,旧金山 Nikko 酒店的会议室勉强能够容纳,。到了 2013 年 9 月,人数增加到了 3000 多,足以填满希尔顿联合广场的宴会厅。

“在企业软件行业里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我们就有了足够的信息来源,员工和大量用户都能提供反馈,帮助我们澄清公司愿景、蓝图和战略,”莱维说,“这让我们对于未来的预测和规划能有清晰思路,明确创新方向,制定更好的发展策略。我们照这些策略发展,第二年时再次召开会议,这是个良性循环。”

BoxWorks 目前定位是“客户与开发者互动的会议”,不过史密斯暗示,今年内也许会有开发者专场会议。“这是真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史密斯说,“虽然我们还只是在试水,但效果已经非常好了,我们会继续这么做下去。”

企业级应用并不都是那么烂

Box 目前有大约 180 名工程师,其中 60 至 70 人负责技术开发。

Box 不仅要做成企业级平台,还希望能成为基础设施。奎塞尔表示,Box 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个“平台导向的商业模型”,其他公司既可以内部使用 Box,也能单独购买其服务,自行开发软件来实现云存储功能。

歌德和奎塞尔都没有提到,这个方向上会有哪些公司是 Box 的阻碍,不过歌德强调,Box 能够提供一个开发者“极易上手”的平台。

“我们坚定不移高举易用大旗……”歌德说,“恩,我们把这个设计哲学应用到企业级应用程序上,为客户提供灵活高效的生产力工具和信息安全保证,以及一切客户所需的东西。”

“自从有了 Box 之后,你可以放弃‘企业级应用软件都很烂’这个成见了,”奎塞尔开玩笑说,歌德也笑着补充道,“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准备打造一个不那么烂的企业级平台。”

然后我们谈到了海外扩张问题。首先是欧洲地区,Box 先后在伦敦和柏林设立了销售办公室,下一步的目标是亚洲,从东京开始。

Box 首席运营官丹·莱文(Dan Levin)来自大型企业级软件开发商,莱文指出,年轻的员工能够帮助管理层理解最新事物和行业趋势。

“我觉得有些人不欣赏 Box 的原因是,Box 是个年轻的公司,”2013 年 9 月的 BoxWorks 上,莱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在大堂里放 PPT,许多使用者骑的是摩托车,这不看起来稳重。”

莱维承认“文化”这个词已经被滥用了,但同时他也强调,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如果想要招揽最好的工程师和开发人员,特定的公司文化风格是个很重要的因素。莱维指出了一个在硅谷普遍存在的误区:招聘是个很简单的活儿。其实如果想要招聘到足够数量的对口人才,是很难的。

“总而言之,公司文化就是我们管理层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如何互动、如何对待彼此,”莱维解释说,“员工们也有诉求,他们希望工作环境有趣而刺激,充满挑战和协作的气氛。”

随着 Box 规模一再扩大,人事部门发现,正在接触和试图招揽的工程师和开发人员们同样会收到来自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 等公司的工作邀请。

Box 副总裁山姆·施拉塞(Sam Schillace)称,对付 Google 等大公司招聘竞争的“最好方法”就一个词:微软。

“我们只是告诉这些应聘者,Google 正在变成下一个微软,公司内充满官僚气息,”施拉塞说,“那些公司里有着大量聪明的员工和大量有趣项目,但整体结构实在是过于臃肿。如果想要高薪和高福利,去那些地方是个好选择,但如果想做一名真正的工程师,还是选择我们吧。”

Box 团队越发变得年轻化,施拉塞认为这样更利于新老员工磨合,因为刚从本科和硕士毕业的员工们通常对大公司的工程师“有些崇拜情绪”。施拉塞承认他招聘会倾向于选年轻人,也正在尝试改变自己的喜好,多放眼观察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们。“当我们在人才市场上争夺工程师的时候,对手可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施拉塞颇有些自豪地说,他最近发出的 8 个工作邀请都被接受了。

IPO

2013 年 1 月时,莱维接受《彭博周刊》采访,表示 Box 有意向在 2014 年进行 IPO(首次公开招股)。

2013 年 10 月,采访中莱维告诉我,“市场大气候很适合我们这种企业软件供应商进行 IPO”,并举了一些比较有名的例子,比如 Workday、Splunk 和帕洛阿尔托网络。

“上市将会是 Box 长期发展过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

“上市是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的必经之路,我们觉得 Box 已经足够成功、满足了上市公司的条件,”莱维说,“我们正处于向全球扩张、向垂直市场扩张的时期。”

相对来说,史密斯措辞比较谨慎,史密斯表示,上市将会是“Box 长期发展过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我认为目前 Box 最重要的事情,是设立恰当的期望值,不仅是向投资商,还要与员工一起。从现在开始开始向员工们灌输发展理念,让他们明白奋斗的原因,培养他们对未来的向往。”

年轻的智慧

“我们几个人在一起长大,”莱维说,“自从高中以来,我们曾经在不少行业创业或是做过项目,有段时间我们分道扬镳,不过最终还是重新回到了一起,共同在云服务行业创业。”

Box 与其他创业公司最大区别之一,就是不论经过了多少挫折、成功和融资,甚至是准备上市,创始团队都能保持其核心领导地位。

“Box 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莱维和史密斯两名创始人都非常年轻,都有着远超其年纪的智慧。他们并不是想出个好点子,然后雇佣管理团队,而是靠自己去打拼。”高宏-乐通投资集团(Cowen Group)软件行业高级研究分析师、常务董事彼得·戈德马彻(Peter Goldmacher)说。

2013 年 BoxWorks 会议的第一天,莱维在一间空会议室中思考了公司的过去与未来。

“我想,Box 的故事将来会载入史册,因为我们不仅有着好创意,还有强大的执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