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民间奇闻异事之—神秘的红油伞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是新来的小编,今天为大家说一段民间奇闻异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么么哒!

自从我的眼睛好了之后啊,我经常能看到怎么说呢,就是那种雾蒙蒙的东西,是男是女啊都分不清。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知道看到那种东西肯定跟我换眼角膜脱不开关系。一开始我怕得要命,但是时间一长啊。发现的真心对我并没有危害。所以呀,我就当他们不存在。我没想到杀马特竟然给我这么一个回答。这时,愣了。杀马特满不在乎走到中间,你不相信啊?那就算了。说完,他转身就要走,我立马拉住了他。既然你认为那个没有危害,那你为什么还要跟那男人?杀马特想了想说。其实刚才我说的也不对。一开始啊,我的确是被他伞上的东西好奇。后来我发现那个打伞的男人更奇怪。他的手一直在发抖。而且一直在说。别跟着我这样的话,我以为他发现我了。结果不是。杀马特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我认为他可能跟我一样。我一方面觉得杀马特所说的。十分荒诞,一方面又觉得这个解释非常的合理。正在矛盾之间,杀马特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说。哎,不跟你说了没意思。我走了。在他转身之前,我急忙问了一句。哎,你叫什么名字?杀马特警惕的看着我。我苦笑了一下说。哎,没有别的意思,想跟你交个朋友。谢如秀。他别别扭扭地报上了名字。这个爱着点语气的名字跟杀马特完全不符啊,我叫赵厄。

就这样,我跟谢如秀算是交了朋友。一开始我对他的了解不深。觉得他不务正业,后来才知道这小子家里其实挺有钱。前面能提到过。买下乱葬岗那块地见皮件厂就是他爷爷。虽然皮件厂的效益不好。但是瘦死的骆驼,他毕竟比马大。在当地还有勉勉强强算是个富二代。我回到家之后总是有点儿坐立不安的感觉。每一次听到楼梯里传出脚不说,都要站在门禁前面张望半天。我妈用饭铲子敲了我姐。我依然压抑不住那股冲动。终于在傍晚时分,我看到胡子男提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回来了。几天不见,他的身形似更加的单薄,虽然是个大男人,却给我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胡子男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我忍不住推门而出。他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我。我指了指半开的房门。我能进去坐一下吗?我有点儿事想请教你。胡子男犹豫了片刻。似乎想拒绝,但是又找不到理由。最后终于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声。请进。

以前还是朝鲜族夫妇住这里的时候。我曾经来过。因为这里是出租房。即便是换了房客,屋里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味。简单的家具和极少的私人物品,使这个屋子看起来空空荡荡。冷冷清清。胡子男将红色的油伞还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茶几上,还顺手拿起茶几上一片毛巾擦了擦伞面上看不见的佛龟,然后把蔬菜拿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拿了一杯水放在我面前朝我伸了伸手。我只好把水杯端在手里。什么事你说吧,胡子男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我也懒得拐弯抹角。斟酌了一下说道。我有个朋友。他能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他说他看到你的油纸伞趴着的的东西,你知道吗?胡说八道。胡子男激动得有些不同寻常,他脑子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有一下子坐了下来,嘴里呼呼的直喘粗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这么激动得背后,一定有故事。

读完小编的这篇民间奇闻异事,官人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评论区下方评论留言喔。您的每一次评论点赞就是对小编的肯定与鼓励,明天小编会继续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故事,希望看官们不要错过喔,小编给你们比心了喔!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