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该如何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AI·未来》书封。

市面上关于人工智能的书已汗牛充栋,人工智能科学家、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却自信满满,自己的新书《AI·未来》,是“别人写不出来的”。9月12日,李开复来到上海,为新书做宣传,同名40集短视频节目《AI·未来》也全网上线。

很多人对于人工智能的看法仍然停留在一个高深莫测的科学名词上,然而不知道的是我们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无论是一次点击,一次浏览,都会被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算法所抓取,而以后你所看到的信息,都是经过人工智能筛选后的信息,它正改变着许多我们原以为了解的传统行业。而这也只是人工智能运用的冰山一角。

无论你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它早已融入我们的生活,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在改变着这个世界。

“人工智能AI就是一个魔术黑盒子,这个盒子可以基于大数据对事件作出精准的预测、判断或分类,”李开复的新书,从基础的概念科普深入到了行业、社会、未来的改变。而40集短视频节目《AI·未来》中则是每集一个人工智能与生活相关的话题,结合案例与资料画面,让读者观众能在碎片化时间里面最大程度地了解人工智能,满足对人工智能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人工智能发展的四波浪潮

李开复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可以分为4波浪潮,这4波AI浪潮是同时发生的,而且都会带来巨大的商机。第一波是互联网AI化、第二波是商业AI化、第三波是实体世界AI化,第四波是全自动AI化。李开复认为,“在过去的5年中,我们从AlphaGo的事件可以看到,AI、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是无所不能的一个黑盒子,当你给它海量的数据,在单一的领域里面,它能学到任何的事情,而且能够远远超越人类的能力。”目前,我们已经经历了由阿里、百度、头条等互联网公司带来的以海量的数据、互联网导入以及目标函数为基础的第一波AI浪潮。

与此同时,人类也顺利进入了第二波浪潮,李开复认为AI的第二波浪潮,是AI技术赋能整个商业领域,将从互联网企业向传统企业甚至整个社会公共服务系统的智能化渗透。“我们的金融业、教育业、零售业、政府都可以找到各种的应用,把大量的已有的用户数据激活,用来产生商业价值。”李开复说道。

AI的第三波浪潮,是把数据能够产生的价值智能化利用,比如计算机可以做人脸识别,能做语音识别,能做语言的理解。而第四波浪潮,AI将呈现全自动化趋向性,将以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处理系统的形式参与到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中。那么,有手有脚的机器人就让我们全面进入一个人工智能科幻片的时代。

超级智能时代会到来吗?

无数科幻片以及现实生活中已经出现的无人驾驶汽车、AlphaGo都让人感觉到,也许强人工智能(AGI)的时代即将到来。有人预测,随着强人工智能迎来曙光,具备自我完善能力的机器会触发计算机智能发展的“奇点”——出现一种理解和操纵世界的能力让人类相形见拙的机器人。这一大胆的预测将知识界分为两个阵营——乌托邦人士和反乌托邦人士。

韩国棋手李世石与阿尔法围棋人机大战败北。

李开复介绍,以谷歌首席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为代表的乌托邦人士,将强人工智能的开端和之后的奇点看做人类繁荣的前沿阵地,认为这是人类进一步拓宽智识和永生的机会。“库兹韦尔设想了一个极端的未来–人类和机器将完全融合,他预言我们会将自己的思维上传到云,通过放入我们血流中的智能纳米机器人不断更新我们的身体,2045年就会迎来这个奇点时刻。再比如DeepMind创始人哈萨比斯则预言,创造超级智能可以让人类文明解决目前无解的难题、解开物理宇宙未解之谜,拥有超越人类想象力且可以更大程度地理解宇宙的超级能力后,这些机器就不再只是减轻人类负担的工具,它们更接近全知全能的上帝。”

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乐观。埃隆·马斯克将超级智能称为“人类文明面临的最大风险”,他将创造超级智能比为“召唤恶魔”。已故的字宙学家斯蒂芬·霍金也加入了反乌托邦阵营。他们之中许多人都受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波斯特洛姆的著作《超级智能》启发。波斯特洛姆在书中展示了对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的调查结果,他们预测的中值是在2040年创造出强人工智能,超级智能可能会在此后30年内出现。

“反乌托邦阵营中的大部分人其实并不担心人工智能会像《终结者》( The Terminator)等科幻电影中想象的那样接管世界,他们真正恐惧的是如果人类本身成为超级智能实现某一目标的障碍,例如改变全球变暖,它们可以轻易甚至是无意中将人类从地球上抹去。对于想象力远超人类的计算机程序而言,抹杀人类根本不需要像电影中持枪机器人一样粗鲁。对于化学、物理和纳米的技术的深刻理解,让他们可以用巧妙得多的方式立即完成任务,”李开复说。

不过李开复请读者放宽心,他认为万能的超级智能在当前技术下还不可能实现。

“目前还没有已知的强人工智能算法或明晰的工程路线可以实现这些构想。人类的独特性并不是突然自发产生的,就像自动驾驶汽车不可能在深度学习过程中突然‘醒悟’——‘啊,我们自动驾驶汽车可以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超级智能网络’。”

实现强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人工智能基础科学的突破,以及深度学习的连串巨大进步。这些突破与进步需要去除目前弱人工智能的能力天花板赋予它们更强大的新能力,如多域学习、泛领域学习、自然语言理解、常识推理、规划以及通过少量示例学习。下一步发展情感智能机器人可能需要赋予它们自我意识、幽默感、爱、同情心和审美。这些都是阻碍当前人工智能发展成为强人工智能的关键障碍。每一项新能力的实现都可能需要多项重大突破,真正的强人工智能则意味着解决一切此类障碍。

李开复认为,目前许多针对强人工智能预测的错误,在于简单地以过去10年深度学习的高速进步推断未来,或者认为计算机智能会以不可阻挡的滚雪球方式呈现指数代增长。

“自杰弗里·辛顿发表关于深度学习的里程碑式论文后的12年,我还没有看到机器智能领域出现任何可与之比肩的重大进步,”李开复认为接受波斯特洛姆调查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高估了学术论证转化为广泛应用的速度,“就像上世纪80年代,作为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研究人员加入苹果公司时,我以为这些结束会在5年内成为主流,结果却延误了整整20年。当然科学家们也有可能会取得非常规的突破,创造出强人工智能甚至超级智能,不过我相信距离真正实现的那一天还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甚至永远无法实现。”

斯蒂芬·霍金也多次提出超级人工智能或许将终结人类。

真正的人工智能危机

李开复提醒,人工智能时代的危机是经济阶层的形成和失业率等问题带来的真实恐惧。“人工智能的浪潮席卷全球经济,它们有潜力撬开更大的贫富差距,引起大范围的技术性失业。未来由技术导致的财富与阶层上的悬殊可能演变为更深刻的裂痕:撕裂社会结构、挑战我们的人格尊严。”

普华永道的经济学家预测到2030年,人工智能将为全球经济带来15.7万亿美元的财富。很多收益来自自动化取代大量人工的工作。由此引发的裁员对所有劳动者都一视同仁,给高学历白领职工和许多体力劳动者带来同样的巨大打击。当人类与运算能力超过人器竞争时,大学本科甚至是高度专业化的研究生学位都不再是工作的保障。

除了引起直接失业,人工智能还会加剧全球经济不平衡。即使是发达国家,人工智能依然会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人工智能驱动的产业天然趋向于垄断,会在压低价格的同时消除公司间的竞争。最终,小型企业会被迫关门,人工智能时代的行业主宰会获得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利润,经济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

硅谷针对人工智能将引发的失业问题,提出三类解决方案:就业者再培训、减少工作时间、重新分配收入。每一类方案的出发点均是调节就业市场的某一个变量(技能、时间、报酬)。这三类解决方案均有明显弊端和不可持续性问题。

李开复提出,政府和企业应该主导创造出更人性化的新就业机会,其中一些将通过自由市场的自然运行而出现,另一些则必须靠人来努力创造,“如果立刻行动,我们很有机会避开大规模的失业灾难。”

自由市场创造出来的工作,很多都是结合人类与机器能力的协作机制:由人工智能负责例行的、重复性的优化任务,人类负责需要创意、战略思维的工作和处理人际关系。“比如人工智能算法在诊断疾病、制定治疗方案等方面一定能超过人类医生,也许只需要几十年时间,但患者可能不希望面对一台机器来完成看病的过程,传统医生可能会演变成一种新职业,我称为‘关怀护理医师’,这种医学专家集护理、医疗技术人员、社会工作者,甚至心理学家的技能于一身。许多其他领域也将出现类似的协作效应,如教育、法律、活动策划和高端零售业等。”

作为风险投资人,李开复认为有种新形式的“影响力投资”可以起到重要作用。“我希望未来能出现这样一个风投生态体系:将创造‘人性服务’岗位本身视为美好的事业,同时也投资相关的产业,将资金引入能吸纳大量劳动力的、以人为本的服务项目中。当然,可能投资这些创造岗位不会获得巨额回报,所以创造这样的生态体系,需要参与其中的风险投资人转变心态。”

李开复建议,这个新的投资生态体系可以由资历更老的、希望改变世界的风投高管引领,带动年轻的、希望做些“慈善公益”工作的年轻风险投资人共同参与进来。

“如果来自各行各业的、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能联合起来,我们就能够编织一张新的就业‘安全网’,人工智能时代可以由我们写下一个不错的未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